当前位置: 首页 > 标识设备 > 大佬掌握LED封装命脉 虽扩产仍存隐忧

大佬掌握LED封装命脉 虽扩产仍存隐忧

2019-02-28 来源:网络
日前,笔者从某主营LED贴片的中小型封装企业负责人处获悉,该企业今年
日前,笔者从某主营LED贴片的中小型封装企业负责人处获悉,该企业今年1—3月份贴片销量有所下降,有些做成品灯的老客户想购买COB光源,可是该企业并没有开发COB产品,老客户也流失了。同时,另一家从事LED草帽灯珠和LED贴片的小型封装企业又跟笔者感慨,LED草帽灯珠市场都快见底了,幸好还销售LED贴片,才能养活企业。为此,笔者走访了部分灯具配件市场、卖光源的门市以及封装厂。   据笔者走访观察,某家传统封装企业没有生产LED贴片灯珠,但该企业门市已在一面橱窗上放满了以贴片为光源的LED球泡、LED蜡烛泡。显然,传统封装企业为了生存,也不得不向现实让步。传统封装企业确实生存不易。   七大封装大佬掌握封装命脉   众所周知,我国是LED封装大国,但主要集中在中低端LED器件封装领域,涉足高端LED器件封装领域的企业还很少。目前,我国约有1600多家封装企业,但体量较大的企业只有目前已上市的木林森、国星光电、鸿利光电、聚飞光电、长方照明、瑞丰光电、万润科技、雷曼光电、歌尔声学等。   不过,只有前七家企业属于真正体量大的LED封装上市企业。当然,雷曼光电过去确实是中高端LED显示屏封装及应用的龙头企业,但近两年雷曼光电有点跑“偏”了,往应用方向发展,较关注体育传媒方面的投资机会,并且力图在足球及体育产业生态链上做相应布局。已上市企业中还有一家从事LED封装,那就是歌尔声学,不过歌尔声学偏重于光电产品、电子配件、电声器件等方面,LED封装仅仅是一小部分,与LED封装相关的项目较少,近年来主要在电子元器件、传感器、可穿戴设备等领域投入和收购。   SMD贴片仍是市场主流   目前已上市的木林森、国星光电、鸿利光电、聚飞光电、长方照明、瑞丰光电、万润科技七大封装巨头大部分都主打SMD贴片等LED照明器件以及系列COB产品,当然也有部分企业主打LED显示屏器件。但通过翻看各LED封装上市企业的2014年年度报告,笔者发现基本上SMD贴片仍然是上述封装大佬的销量核心。以国星光电为例,该企业2014年SMDLED产品的产、销量有较大的增长,其中:销售数量较上年增加33.89亿只,同比增长57.18%,生产数量较上年增加54.12亿只,同比增长78.60%。在主营业务构成中,国星光电2014年营收15.41亿元,但LED器件就占了9.53亿元,毛利率也高达25.59%。可见,LED贴片仍有较大的发展空间。   正因为LED贴片市场的蛋糕巨大,不管是上述封装大佬,还是中小型封装企业,都在拼命扩产。对此,笔者不由得担心,与2012年那场相似的封装企业“倒闭潮”将再度来袭。   成绩不错但存在隐忧   2015年一季度,上述七大封装巨头大部分都获得了不错的成绩,如木林森、国星光电、鸿利光电、聚飞光电和瑞丰光电增收又增利。当然,也不是每家LED封装大佬都能如愿以偿。2015年一季度业绩预告显示,瑞丰光电、万润科技陷入了增收不增利的怪圈,利润不高、设备价格高昂、承担较高的经营风险等因素都给封装企业增加了包袱。   LED封装企业业绩的上涨来源于下游需求回暖,有效提升封装厂商产能利用率。但由于产业集中程度低下、行业门槛较低、企业集中在中低端、竞争激烈、上下游挤压等原因,导致封装企业乃至行业难以获得利润,毛利持续下降,使得封装企业不得不扩产降低平均成本。   而LED芯片和LED封装的扩产幅度差异是笔者担心的另一个问题。有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封装大厂扩产同比增幅达50%,而中国芯片厂商扩产同比增幅仅达20%,2015年封装产能富余程度将超过芯片。可预见的是,2015年LED封装行业毛利率将整体下滑,尽管行业集中度不断提高,但封装行业的2015仍不容乐观。   深圳市旭宇光电有限公司总经理林金填就表示:“做封装还是要有一定的资金才行。基本上封装企业大部分的利润、投入都在买设备上,做封装要做得好是很痛苦的以一件事。现在有些封装厂都不做封装,转做成品,都来找我要贴片。未来中小型企业只有做专,走差异化道路,做单品做得量非常大,或者做到很精,别人都做不到,这样就能生存。不要跟风,别人做我也做,盲目跟风绝对死的很难看。”   封装企业纷纷扩产   2014年下半年,我国LED封装领域迎来新一轮扩产高峰:瑞丰光电计划投资4.3亿扩充照明LED和全彩LED产能。达产后将新增EMC封装产能300KK月,LED灯丝产品30K条月,中小功率LED封装产品700KK月,全彩LED80KK月;鸿利光电划投资10.09亿建设LED产业基地,该基地主要研发、生产、销售LED封装器件和LED照明应用产品;国星光电计划投资2.1亿到小间距LED及户外表贴LED显示屏器件扩产项目,投产后将新增小间距LED产能3600KK年,户外显示屏LED产能3000KK年;聚飞光电计划投资5.34亿到背光LED产品和照明LED产品扩产项目,预计新增背光LED封装产能1300KK年,背光LED灯条28KK条年,照明LED封装产能2200KK年……   大部分封装大厂主打LED贴片,且都在扩产,那么SMD贴片产能过剩的问题就凸现出来了。广东聚科照明股份有限公司董事、董秘、副总经理王俊华认为,贴片产能过剩,必然出现产能的挤压,随之而来的是价格的滑坡。目前每年贴片市场的总体价格以20%—30%的速度下滑,原来4条线可以做1000万的产值,现在只能做500万了,这是贴片市场的现状。对于封装大厂来说,扩产也是不得不为之,成本高,利润低,只能依靠规模找效益。不过不仅仅SMD贴片出现这个问题,COB也面临着一样的问题,企业只有通过产品线结构调整或扩产来解决这个问题。   市场需求有差异 传统封装还有市场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在LED行业里,目前SMD贴片仍是市场主流,COB光源在LED商照等细分市场较有优势,不管是SMD贴片还是COB光源,目前还不到谁替代谁的阶段,况且除了COB光源外,还出现了CSP(芯片级封装)技术。可见,技术的发展一日千里,说不定哪一天就会出现更先进的技术把现有技术替代了。   传统封装是否出现危机?封装大厂扩产又是否挤压了同行的生存空间?且听从事LED封装的企业共同谈一谈。   兼具SMD、COB的封装企业   聚科照明:以技术提升产品价值   SMD贴片灯珠和COB灯珠都是广东聚科照明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聚科照明)的主要产品,但聚科照明董事、董秘、副总经理王俊华告诉笔者,COB灯珠聚科照明做得更好,才是主业,以大中功率灯珠为主,占总销量的八成。   对于贴片市场价格紊乱、质量参差不齐的问题,王俊华表示:“这是因为贴片技术含量不太高,特别是传统封装在技术上中偏低,对LED企业的工艺、管理、设备要求比较低。”虽然越来越多的成品企业使用COB光源,但他认为COB光源对SMD贴片市场的冲击实际上并不大,因为SMD贴片灯珠和COB灯珠的市场、用户都有差别,COB主要作为主照明,在LED商业照明上使用,SMD贴片灯珠则多数作为辅助照明,在通用照明上使用。加之,SMD贴片有些细分市场是COB无法替代的,而COB有些技术和效果是SMD无法达到的,两者互有差异,可以差异化发展。   目前传统封装产品由于门槛低,主要受到产能、成本和价格的挤压。目前从下游往封装延伸的成品企业还比较少,不过已有一部分LED芯片大佬往下游延伸,完善产业链。对此,王俊华表示,封装大厂都在扩产,成本和价格对中小型封装厂挤压的厉害,不过对于聚科照明来说,受挤压的感觉很少,主要是中低端的贴片企业受挤压,何况SMD贴片灯珠并非他们的主业。   对于封装大厂都在扩产导致结构性产能过剩的问题,王俊华认为利润的摊薄逼的封装大厂不得不靠规模找效益。为此,LED封装企业可从优化产品结构,突出产品优势,通过技术提升价值等方式应对困境。以聚科照明为例,该企业近期推出了显指高达90以上的产品,凭借技术提升产品价值。   立洋光电:对贴片市场乐观   成立于2008年的深圳市立洋光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立洋光电),是一家集大功率LED光源封装、光学设计、整灯开发为一体的综合性LED照明企业,传统封装产品和COB光源产品都是其核心的封装产品。立洋光电LED封装事业部副总裁吕德钢告诉笔者,立洋光电大功率、中功率、小功率贴片光源都有生产,不过目前传统贴片产能非常饱和,而COB光源产品销售情况良好,非常有市场冲击力。   对于笔者提问的传统封装生存问题,吕德钢表示对贴片市场比较乐观,贴片市场基本是一个规模化市场,基本靠产能提升利润,容易被大型企业挤压。贴片被取代的可能性不大,还会持续很长时间,出现产能过剩很正常,但是贴片还是有很多特殊封装要求,标准品过剩,定制品未必过剩。虽然目前贴片市场价格紊乱,质量参差不齐,价格下滑速度较快,价格每年必然下降,下降的速度比较合理,贴片市场有其非常成熟的加工体系,暂时没有新的封装形式出现,受挤压程度不高。   越来越多的成品企业使用COB光源,吕德钢认为,COB的出现对于LED商业照明市场肯定冲击大,COB在商业照明市场有其非常良好的性能体现,包括影像清晰、无重影等特性。但对于传统封装方式来说,尚未构成威胁,传统封装方式仍然是市场主流,受到影响的主要还是在LED商业照明等细分市场。对此,立洋光电将以客户为中心,提升产品差异化管理。   传统封装企业   亮尔迪:大厂在海里游,小厂在河里游   虽然LED草帽灯珠市场已大部分被贴片占有,不过市面上还有一小部分封装企业还在从事草帽灯珠的生产、销售业务。近日,记者采访了亮尔迪光电负责人王保先。据王保先介绍,亮尔迪光电主营大功率草帽灯珠和SMD贴片。2015年1—3月份期间,大功率草帽灯珠的销量比去年同期有所下降,SMD贴片的销量有所上升,而COB光源也有做,不过量非常少。   转型做SMD贴片灯珠后,王保先发现目前SMD贴片市场确实存在价格紊乱、质量参差不齐的问题,很多小厂都在拼价格,几分钱一颗的灯珠在市面上都能买得到。目前市面上质量还可以的SMD贴片灯珠多数是0.1元颗的产品。他表示,即使竞争剧烈,他也不会几分钱一颗的价格“贱卖”,亮尔迪光电与这类型封装小厂客户群体的层次并不一样。   上游LED芯片厂往下游延伸,LED封装大厂又在扩产,对中小型封装企业造成了一定的压力。对此,王保先表示认同:“封装大厂通过规模化降低成本,对价格有更大的话语权,在成本和价格上威胁中小型封装企业。”不过,他认为封装大厂虽然都在扩产,但在市场上对中小型封装企业的直接影响并不大,因为客户群体有差异,封装大厂在海里游,中小型封装企业只是在河里游。今年,王保先也计划扩产,SMD产能提升30%左右。   志德照明:贴片设备太贵,价格紊乱   日前,笔者在中山古镇某家配件市场走访时,发现了一家几乎在古镇绝迹的主营LED草帽灯珠的门市,该企业为志德照明。据志德照明门市负责人介绍,该企业来自浙江,在三年前来到古镇,来到古镇后他发现他晚来几年了,因为早在几年前,LED草帽灯珠就不流行了,古镇生产和销售LED草帽灯珠的厂商非常少。   该负责人认为,由于古镇LED产业集群化发展,产业高度集中,产业链较完整,LED产业发展进程比江沪浙要快得多,加之,古镇主打灯饰照明,而LED草帽灯珠在照明市场早已退流行,也不能做主照明,只能做辅助照明,做装饰。目前江浙沪厂商,特别是义乌,还有部分厂商主打LED草帽灯珠,玩具和小家电都离不开LED草帽灯珠,这是SMD贴片无法替代的。   但在古镇市场,该负责人就显得相当消极,他预测2—3年后LED草帽灯珠就会在古镇市场消失。但志德照明暂时还不考虑转型做贴片光源,还是坚持做LED草帽灯珠,原因是设备太贵和价格紊乱。该负责人告诉记者,去年5730贴片非常流行,但今年市场价格做得非常烂,有100多元(每千颗)的,也有20—30元(每千颗)的。 ,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