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标识设备 > 悲哉!吴长江或从雷士“净身出户”

悲哉!吴长江或从雷士“净身出户”

2018-12-15 来源:网络
据法治周末报道,据知情人士透露,吴长江所持德豪润达股份遭冻结或轮候冻
据法治周末报道,据知情人士透露,吴长江所持德豪润达股份遭冻结或轮候冻结是由于吴长江被债主向法院提起债务诉讼,这些债主当然包括雷士照明,但远不止雷士照明一家。如果吴长江败诉,且不能及时偿还债务,那么,这些被冻结的股份就会被法院公开拍卖,用来还债。如此以来,吴长江就有可能既不是雷士照明股东,也不是德豪润达股东,也就是说,这两个企业将来有可能与吴长江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吴长江1998年年底在广东惠州创办雷士照明时,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将来会因为这个企业锒铛入狱,陷身高墙之内。2015年1月4日,广东省惠州市人民检察院正式批准逮捕吴长江,理由是其涉嫌挪用资金罪。   在此之前的2014年8月8日,雷士照明董事会宣布罢免吴长江首席执行官职务以及吴派人马其弟吴长勇,穆宇,王明华副总裁职务。这系列举动意味着雷士照明已经彻底改朝换代,揭开了崭新的一页:吴长江时代宣告结束,王冬雷时代正式到来。   尽管做过困兽之斗,但吴长江知道,这一次恐怕是回天乏力,自己再也回不到一手创办,一手发展壮大的雷士照明了。对吴长江及其派系来说,或许恶梦远不止如此:2015年4月20日,德豪润达发布公告称,股东吴长江所持有的德豪润达公司股份,被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轮候冻结,期限为36个月。   所谓轮候冻结,是指对其他执行法院已经冻结的有登记财产,执行法院可以进行轮候冻结登记。冻结解除的,登记在先的轮候冻结自动生效。   据悉,通过股份置换,吴长江持有德豪润达1.3亿股,持股比例为9.31%,是德豪润达的第二大股东。按照该章写作当日(6月2日)德豪润达股价15.16元股折算,吴长江被轮候冻结的股票名义市值约19.7亿元(但因吴长江所持有的德豪润达股票目前为限售股,实际价值可能大大低于名义市值)。迄今为止,由于被多家债主通过法院诉讼追债,吴长江所持德豪润达股份被重庆,珠海,惠州等地法院冻结或轮候冻结多达八九次。   据知情人士透露,吴长江所持德豪润达股份遭冻结或轮候冻结是由于吴长江被债主向法院提起债务诉讼,这些债主当然包括雷士照明,但远不止雷士照明一家。如果吴长江败诉,且不能及时偿还债务,那么,这些被冻结的股份就会被法院公开拍卖,用来还债。如此以来,吴长江就有可能既不是雷士照明股东,也不是德豪润达股东,也就是说,这两个企业将来有可能与吴长江一点关系都没有了,换句话说,吴长江或从这两个企业“净身出户”。   吴氏倒钱腾挪术   从目前所知信息来看,让吴长江身陷囹圄的,是吴长江利用其担任雷士照明首席执行官、执行董事等行政职务之便,为其个人的关联公司违规担保,涉案金额高达6亿元左右,约占雷士照明一年销售额的16——2014年雷士照明销售额不足40亿元。   雷士照明董事会于2014年成立了由独立非执行董事李港卫,魏宏雄、王学先和执行董事林和平组成的独立调查委员会,专门对吴长江,以及前任副总裁吴长勇、穆宇、王明华等的不法行为进行内部调查。   据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结果表明,吴长江利用雷士照明控股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雷士照明(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雷士中国)为吴长江个人的关联公司向银行借贷进行担保。据悉,这些关联公司分别为重庆雷立捷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雷立捷公司)、重庆恩纬西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恩纬西公司)、重庆华标灯具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标公司)、重庆无极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无极房地产公司)、重庆江特表面处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特公司)。他们都是由吴长江亲友掌控的关联公司,都是吴长江的“影子公司”,为其提供各种便利,例如恩纬西公司,吴长江的岳父吴宪明拥有40%的股份。   吴长江的这些个人关联公司从银行取得巨额贷款是以雷士中国在该银行的存款为担保。例如独立调查委员会出具了数份雷士照明的具体担保协议,如恩纬西公司和雷立捷公司的几笔银行贷款,根据担保协议,是由雷士中国以雷士中国的银行存款人民币1.73亿元,作为对恩纬西公司和雷立捷公司分别从中国银行大渡口支行举借相关贷款的担保。在恩纬西公司和雷立捷公司分别举借贷款偿付之前,未经中国银行大渡口支行书面同意,雷士中国不会要求提取或担保款项。   通过这种如出一辙的担保方式,吴长江个人的关联公司华标公司、江特公司、雷立捷公司、恩纬西公司、无极房地产公司五家公司分别从工商银行、民生银行、中国银行等多家银行贷款超过6亿元,,而吴长江则挪用雷士中国的5亿多元的银行存款为其以上个人关联公司的银行贷款提供了保证金质押担保,另外还以雷士中国的名义为华标公司在建设银行的一笔8000万元的银行贷款提供了连带责任保证,由于这些吴长江个人的关联公司至今都没有偿还银行贷款,甚至在贷款到期前通知银行不再还款,导致雷士中国的上述5亿多元被吴长江私自挪用为保证金的银行存款被相关银行悉数扣取,另外还有约5397万元银行存款被法院冻结。   吴长江利用雷士中国作为其个人关联公司借款的担保人,都是在雷士照明董事会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东窗事先后,吴长江并没就此事向董事会作出适当解释。雷士照明已向惠州市公安机关报案,控告吴长江大肆挪用公司资金和侵占公司财产。据悉,吴长江利用上述手段挪用的5亿多元款项在其关联公司之间反复倒腾,目前已去向不明,公安机关正在侦查之中。   雷士照明法务部门表示,雷士照明正在通过各种法律途径向吴长江及其个人关联公司以及其他侵权人追讨被挪用和侵占的5亿多元公司资产,对于吴长江本人及相关人员涉嫌挪用资金、职务侵占并损害上市公司和上市公司股东利益的犯罪行为,目前已由公安机关立案侦查,相信司法机关会在查清犯罪事实的基础上,依法追究涉案人员的刑事责任。   “斗士”吴长江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业内都把吴长江与雷士照明划等号,雷士照明是吴长江的。事实上,从创立之初起,雷士照明就不是吴长江一个人的,而是有3个创始人,他们是杜刚、胡永宏、吴长江。据称,这3个创始人是同学,曾经很要好,因为雷士照明现在成了仇人。   1998年吴长江出资45万元,杜刚、胡永宏各出资27.5万元,以100万元注册资本在惠州创立了雷士照明。从股权结构看,当时吴长江占45%,杜、胡共计55%。后来3位股东产生分歧,吴长江将自己股份向杜、胡各转让5.83%,3人股份形成33.4%、33.3%、33.3%的均衡局面。   2005年据称由于吴长江欠下巨额赌债,被债主追上门来,要以雷士照明还债,引发3股东之间的矛盾。商量后3人决定分家,将雷士照明作价2.4亿元,吴长江拿走8000万元,退出雷士照明。杜、胡欣然同意,当即签署协议。董事会后3天,经销商强行介入,要求吴留下,杜、胡各拿8000万元走人。杜、胡离开后,吴长江拥有雷士照明100%的股份。是役,吴长江奇迹般得以逆转,全凭经销商支持。由于当时杜刚在另一家企业德赛视听担任总经理职务,没有参与雷士照明日常的管理,而胡永宏则是主抓生产。吴长江则是负责雷士照明营销系统,创立之初,与经销商摸爬滚打,建立了情谊,得到了经销商的支持,经销商觉得有吴长江在,他们的利益有保证,这是吴长江得以逆转的根本。   其后,由于资金紧张和快速扩张的需要,吴长江向叶志如借款200万美元,承诺可“债转股”。2006年6月,雷士照明引入亚盛投资总裁毛区健丽、涌金系掌门人魏东的妻子陈金霞、优势资本总裁吴克忠、个人投资者姜丽萍四人合计向雷士照明投入994万美元,共占比30%。2006年8月,在毛区健丽牵线搭桥下,软银赛富投入2000万美元,占雷士照明35.71%的股权,吴长江为41.79%。2008年8月,吴长江筹资收购世通股份,再向高盛和软银赛富融资4656万美元。吴长江比例稀释为34.4%,失去第一大股东地位;赛富两次投资后比例高达36.05%,成为第一大股东;高盛投股11.02%,成为第三大股东。收购世通后,吴长江持股再被稀释至29.33%。2011年7月,雷士照明引进法国施耐德电气作为策略性股东,施耐德耗资12.75亿元被转让2.88亿股,占9.22%,成为雷士照明第三股东。   2011年9月,施耐德提名李新宇出任雷士照明副总裁,分管雷士照明核心业务部门,干涉公司经营意图十分明星,股东之间矛盾一触即发。2012年6月14日有媒体报道吴长江疑在重庆卷入一宗案件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6月19日雷士照明召开股东大会,吴长江缺席。阎焱[微博]上位,成为董事长,投资者阎焱与创始人吴长江关于雷士照明控制权之争轰轰烈烈上演。7月9日,阎焱称只要吴长江满足三个条件即可回归董事会:第一必须跟股东和董事会解释清楚被调查事件;第二处理好所有上市公司监管规则不允许的关联交易;第三必须严格遵守董事会会议。   2012年7月12日,经销商,供应商,员工三方逼宫雷士,要求吴长江回归,否则,将另立品牌,与雷士照明分庭抗礼。9月4日,雷士照明发布公告称设立一个临时委员会管理公司日常运营,由吴长江、朱海、张开鹏、穆宇、王明华、谈鹰组成,吴长江为临时负责人。11月25日,张开鹏辞任雷士照明首席执行官及临时运营委员会成员职务。为对抗阎焱,12月26日,吴长江主导雷士照明与王冬雷的德豪润达联姻,德豪润达斥资16.5亿港元收购雷士照明20.05%的股权,成为雷士照明第一大股东,同时吴长江认购德豪润达1.3亿股权,成为德豪润达第二大股东。赛富亚洲及法国施耐德电气分别为雷士照明第二、三大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18.48%和9.21%;吴长江仍持有6.79%股权。   在王冬雷支持下,2013年1月,吴长江重新被任命为CEO;2013年4月,阎焱辞任雷士照明所有职务,由王冬雷接任董事长。6月,吴长江被雷士照明股东推举为执行董事。吴长江与阎焱之争划上句号,吴长江再次“成者为王”。   2014年4月,吴长江向德豪润达出售持有约2.15亿雷士照明股权,约占发行股本的6.86%。交易完成后,吴长江持股降至2.54%,德豪润达增至27.1%。   王冬雷拨乱反正   虽然从2008年8月雷士照明收购世通投资开始,吴长江就不再是雷士照明的最大股东,但实际上,由于是创始人的关系,特别是各个要害部门都由吴长江派系牢牢把持,在雷士照明,一直是吴长江掌握绝对话语权,由他说了算,其他股东想监督他,都是十分困难。这为吴长江对亲友进行利益输送,以及捞取私利大开方便之门。2012年爆发的轰动全国,长时间占据媒体财经版面头条的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与投资人阎焱之争,在外面看来,是资本与创始人关于雷士照明的控制权之争,实际上是资本希望监督、约束、规范吴长江,使其权利在阳光下运行,让雷士照明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制度化治理的上市公司,排除色彩过于浓厚的人治因素,但结果功亏一篑,阎焱的革命没有成功。   比起在资本市场的长袖善舞,运筹帷幄,而在实业领域涉猎不深,无法驾驭一艘庞大的产业航母的阎焱来说,做实业出身的王冬雷似乎更加棋高一招,通过系列资本运作,在成为雷士照明名副其实的最大股东之后,王冬雷开始了雷士照明拨乱反正的运作布局。   2014年7月15日,雷士照明公告,对其旗下公司,包括惠州雷士光电科技有限公司、雷士照明(中国)有限公司、浙江江山三友电子有限公司、江山菲普斯照明有限公司、上海阿卡得电子有限公司、重庆雷士照明有限公司、香港天羽科技有限公司、英国雷士、世通投资有限公司、香港雷士照明有限公司、以及合资公司浙江雷士灯具有限公司(雷士照明控股比例为51%)等在内的10多家公司的董事进行人事变动,原雷士照明系高管吴长江、穆宇、裴金华、杨彪等人全面退出其董事席位,由德豪润达系高管王冬雷、王冬明、肖宇以及雷士照明其他大股东施耐德的代表朱海,软银赛富的代表林和平取而代之。这次关于下属公司董事的人事更换,剪掉了吴系在雷士照明生态中盘根错节的羽翼,迈出了让其回归法治轨道的第一步。   2014年8月8日晚,雷士照明发布公告,董事会已经通过罢免吴长江的首席执行官职务的决议,并将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罢免吴长江的执行董事职务。同时被罢免的还有吴长江胞弟吴长勇,穆宇,王明华的副总裁职务。至此,吴系人马可以说被彻底从雷士照明清除出局。这意味着,雷士照明从此与吴长江再无瓜葛,意味着雷士照明真正踏上了从人治到法治的征程。   其实,无论是当初的阎焱,还是现在的王冬雷,他们都心明如镜:只要吴长江仍在雷士照明,雷士照明就难言结束人治,走上法治之路。当然,为让吴长江出局,雷士照明付出了十分惨痛的代价。驱逐吴长江事件,导致雷士中国和重庆雷士的业务暂停营运超过两个月,对雷士照明集团的正常经营以及年度经营业绩产生了不利影响,使得雷士照明2014年业绩很不理想。据雷士照明公告,2014年实现收入34.71亿元,同比下降8%;毛利7.42亿元,同比下降7%;税前亏损3.15亿元,同比下降188.8%;母公司拥有人应占的亏损3.54亿元,同比下降244.6%。其实,雷士照明早在2011年营收就达到了37.98亿元。这些年竞争对手大步如飞,雷士照明却是停滞不前,甚至逆水行舟。如果没有这几年来内部权斗动荡困扰,雷士照明发展应该高于行业平均水平,比现在状况要好得多。雷士照明生态链也是已经意识到这一点,这也是吴长江在雷士照明内部众叛亲离的主要因素,因为他们都知道,只要吴长江在雷士照明,雷士照明想要有良好的发展环境,恐怕是难上加难。所以,从运营商到供应商到内部员工,在雷士照明第一次风波,大家选择支持吴长江;第二次风波,大家选择支持吴长江。但第三次风波,大家选择了放弃吴长江。这种选择耐人寻味:因为大家都明白了谁才是导致雷士照明动荡的祸源,从运营商到供应商,再到广大员工,已经对这种无休止的争斗从内心深处产生了厌倦,毕竟时不我待,发展才是硬道理,好好赚钱才是硬道理。   当内部拨乱反正完成,王冬雷开始了市场秩序的拨乱反正,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打假活动。据业内人士反应,由于雷士照明品牌响亮,利润高,只要贴上雷士照明的金字招牌,就有钱赚,所以,市场上假冒雷士照明产品十分猖獗,甚至吴长江家族成员和朋友都在偷偷地做雷士照明的冒牌产品,吴长江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下面的人虽然知道,也碍于吴长江面子不敢管。2014年12月底,雷士照明官方微博称,雷士照明全面开启警企合作,在国家工商总局、质检总局、公安部及执法部门的指导、支持与帮助下,在全国范围内掀起联合维权打假风暴,大力查处整治侵害雷士照明品牌和损害消费者权益的不法行为。对侵权厂家和经销商,雷士照明将依据事实向政府有关执法部门进行举报。对侵权者依法严厉查处,绝不手软,绝不姑息!目前,王冬雷联合九个省市警方开展了打假行动,希望让消费者买到货真价实的雷士照明产品。   何去何从?   从雷士照明2014年财报看,似乎吴长江的出局对雷士照明有一定影响,但雷士照明相关人士并不这样认为,他们认为吴长江出局对雷士照明的未来发展是利好,这几年雷士照明发展受到影响,根源反倒在吴长江身上,经历反复动荡和波折的雷士照明,更需要长治久安的稳定,需要一心一意谋发展。   据接受采访的雷士照明人士表示,雷士照明正在努力采取措施消除吴长江的影响。在吴长江被罢免董事、首席执行官以及下属公司董事长等行政职务后,由于不再有人事任免权和资源配置权,吴长江对公司生态链的影响力已大大降低,可以忽略不计。而对于吴长江之前利用职务之便所作违法乱纪之事,雷士照明已经报案,目前案件正在侦查过程中,没有人愿意跟着一个涉嫌违法犯罪的人捆绑在一起,大家躲避都来不及。没有了吴长江的雷士照明,现在都按制度来,支持吴或者与吴有关系,又想要在雷士照明生态链上觅食,雷士照明对其可能更为严格,没人跟钱过不去,所以,现在包括运营商、供应商在内,都比较识时务为俊杰,看得清形势,都希望把生意做好,把雷士照明发展好。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权斗,让雷士照明饱经风霜。现在的雷士照明应该是经历风雨见彩虹了。王冬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雷士风云过去了,正在迎来一个好的发展时期,全球照明业面临从传统照明向LED的转型,雷士照明可以在这个挑战中领先行业,无论是销售额、技术、渠道都位居行业第一位。现在,雷士照明迫切需要做的事就是按照现代企业制度去规范经营。清理规范产品是为上市公司的产品拓展市场,避免消费者遭受更多的损失,也是为了维护雷士的品牌声誉,使上市公司有更好的发展空间。”   据财报,2014年雷士照明LED产品实现12.28亿元销售额,同期增长65.8%,取得高增长率。特别是海外市场格外抢眼。雷士照明借助赞助国际游泳联合会世界跳水赛系列,在迪拜、俄罗斯、阿曼及蒙古等国家和地区与跳水明星一起闪亮登场,给当地留下深刻印象,让雷士照明品牌扎下根来。据公告显示,2014年雷士品牌产品国际销售总额较同期增长20.6%,达4.4亿元,其中LED照明产品销售额较同期增长高达300.2%,达2.51亿元,使雷士品牌产品国际销售收入比例从去年同期的17.2%提高至57%。在国际雷士品牌市场方面,2014年雷士加大对重点市场如南美、中东、澳洲、印度及东南亚地区的投入和开发,新开发5家品牌专卖店,包括沙特达曼、印度尼西亚两家、肯尼亚与智利。   渠道是雷士照明的根本动力之一,也是其成功的基本保障,在电商如火如荼发展的今天,雷士照明与时俱进,推动渠道进行深度革命,推动互联网电商渠道,以O2O模式打破原有行业层级代理模式,降低交易成本,以实现“O2O电商渠道将与传统销售策略相得益彰。”为顺应市场发展趋势,2014年11月19日雷士照明与德豪润达在北京联合发布行业首个O2O照明及智能家居电子商贸平台,正式宣告重点布局互联网O2O发展战略。今年5月15日,雷士照明O2O平台开始试运行,将分阶段授权运营中心营运网上专卖店,充分开通线上终端客户流量,最后实现全网合并,彻底打通在线线下,实现与经销商共赢,打造一个互联网+线下概念的新生雷士照明。 ,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