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标识设备 > 市面上,没有真正的LED护眼灯(数据)?

市面上,没有真正的LED护眼灯(数据)?

2018-10-20 来源:网络
最近北京市计量检测科学研究院绿色光源产业测试中心人员模拟照明环境对6
最近北京市计量检测科学研究院绿色光源产业测试中心人员模拟照明环境对6种照明灯的光辐射危害进行检测,结果显示,根据国标,6款照明灯中有4种LED灯检测出蓝光危害,且危险等级均为1类危险。一时间“蓝光危害”再次被关注,而市面上的很多LED护眼台灯是否护眼也再次遭质疑,对此中国标准化研究院视觉健康与安全防护实验室主任蔡建奇对于LED护眼灯是否健康护眼,提出了评价指标。   一、护眼的概念   首先是安全性:光源对人眼应该无损伤。   其次是具备较低人眼视觉疲劳的效果,能够起到抑制近视诱发或者发展的效果,即依据近视的主要诱因进行产品设计,近视的诱因目前主要可以归结为四类:先天遗传(这个没办法改变)、阅读习惯(这个可以部分纠正)、光环境影响(这个可以通过产品设计进行改善)、人眼睫状肌调节过度(这个需要通过人眼生理曲线和智能化的结合来解决)。   最后是在保证上述要求的情况下,兼顾人的作业效率,即脑力负荷情况。   不同人种对光的耐受是不同的,我们中国人(东亚蒙古人种)与白种人存在的差异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方面是瞳孔直径,这决定了人眼的入光量,我们是3-5mm,白人是6-8mm;另一方面是皮肤的色素光耐受性,我们的色素较白人高,因此我们的光耐受较他们更强。这也就是为什么国际标准的很多数据事实上是不适应于我们的原因,也是我们进行了8000多次人眼生理学实验的原因,我们的光要求和他们存在很大的差异。   二、评价的指标   蔡建奇认为物理指标的评价是不能直接评价产品对人的健康影响的,因此其采用人因评价的方法,即通过大样本的人因生理实验数据形成人眼生理指标评价模型的方法来评价光对人的影响。目前完成了视觉舒适度(VICO)指标,它是评价光对人眼的视觉疲劳影响的指标,以及细胞活力指数(CV),它是评价光对人眼视网膜损伤的指标。目前他们团队正在和CSA共同起草该联盟标准,也是国家团体标准的试点,并且正在进行国际标准和国际产业联盟标准的提案工作。   目前市面上,蔡建奇认为没有真正的护眼灯!他们已经做了600例人因视觉测试,测试了包括Philips、松下和国产的两个品牌,以及目前很多人谈及的爱德华医生的灯,结果都不好。包括上周有个厦门公司的经理在群里说做了一个CCFL的灯,能够护眼,但从CCFL光源的测试结果来看,大多数CCFL还不如高显指的LED光源。,  护眼,至少它的VICO测量值应该小于2(轻微疲劳等级),但是目前这些灯都是2以上的值。   如上所述,护眼,应该考虑那三个要素的,如果没有考虑,那么很难实现这种效果!LED给光源设计提供了变化,这个是CCFL没办法实现的,针对中国人特点的照明设计,蔡建奇认为应该是需要的!    图:图为蔡建奇的团队实验得到的一条对应曲线,但是事实上主观只能部分定性,不能定量,而且波动太大。    图:图为蔡建奇的团队在我国东南西北中五个地域做的人眼视觉实验,于2013年完成,总共有5000人参与实验。所得到的结论已通过科技成果鉴定,结论为国际领先;部分成果已经发表,目前正在起草相关标准。 ,或()。